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全球能源结构转型迫在眉睫

  化石能源的发现和使用,带来了人类历史的一大飞跃。十九世纪,蒸汽机中煤炭熊熊燃烧,燃起了工业革命的火苗,也照亮了人类文明的前路。然而,光芒背后,阴影随行。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化石能源的过度开采、使用也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环境问题。工业革命以来,化石能源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累计达2.2万亿吨,全球地表平均温度已升高1.1摄氏度,按此趋势,本世纪中叶将超过2摄氏度,气候变化成为全球性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全球大气污染危害人类基本生存条件。气候风险下,全球能源结构转型迫在眉睫。

  2015年,在巴黎举行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上,联合国成员国间就达成了共识,本世纪末的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不超过2摄氏度,并且争取不超过1.5摄氏度。并在本世纪后半叶,也就是2050至2100年之间,实现全球碳中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布了碳中和的目标时间表,截至2020年底已有100多个国家提出碳中和的承诺。我国也在去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明确表示,将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所谓碳达峰就是每年碳排放量不再增加,达到峰值,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并在今年两会上将碳中和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全球能源结构仍以化石能源为主的今天,近半数的碳排放来自电力行业。以我国为例,数据显示,2019年生产和供应的电力、蒸汽和热水部门碳排放量占比达到51%,显著高于其他部门。这意味着要实现碳中和,就需要加速电力供应的转型升级,也就是从当前以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系统转变成以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系统。同时,“双碳”目标下,全球能源结构正面临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系统性变革。

  除了环境风险,化石资源的有限性使得全球能源结构转型势在必行。化石燃料是远古时代的植物和动物经过地壳的挤压和加热以后形成的,在几百万年的时间尺度内,是不可再生资源。目前,全球一次能源中,煤炭储采比为100年,油气储采比仅为50年。有限的资源与持续发展的矛盾,让能源危机这个话题在近年不断地被抬上桌面。要破解这一困局,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必由之路。

  事实上,全球能源结构正在不断进化。石油虽然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量最高,但其比重在1973年达到峰值(占比48.7%)后逐年降低,同时较为高效和清洁的天然气所占份额不断提升。眼下,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加入,这一格局正经历又一次重塑。当下,全球已经进入从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变的重要时期,国际社会开始深入探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路径。尽管各国根据实际情况对未来能源转型前景作出的判断和规划不完全相同,但总趋势一致。当太阳能、风能等发电技术和可靠性、稳定性得以充分实现,当其发电成本不断下降最终达到甚至低于常规能源发电时,可再生能源应当上升为主力能源之一。

  诚然,削减化石燃料的使用在短期内会增加生产成本,带来一定的经济损失,但长期来看,实现能源结构转型并不是站在经济增长的对立面上。能源结构转型带来的技术进步促使传统产业提质增效,能够催生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升就业数量和质量。可以预见,在碳中和的大势之下,未来风力发电、水力发电、光伏发电等将成为电力供应的主要方式,绿色能源相关企业将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而要想保证绿色能源供应的平稳充足,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完备,相伴产生的基建工程也会催生大量投资需求。在优化人类生存环境、减少极端天气损害的同时,推动整个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从这一角度上看,能源结构转型不仅不会伤害经济,更有望成为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的助推器。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经济增长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是要以人为本,坚持可持续性,推进能源结构转型,并从中寻找到新的发展机遇。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