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席观点CURRENT AFFAIRS
首席观点 / 正文
百年来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之演变

  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思想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在长期革命斗争和经济建设中逐渐形成的,并随着现实条件的不断变化而进行相应的修正与总结,从而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回顾一百年的历史进程,党的经济思想随着形势变化而不断创新发展,深刻影响着当前及未来党的经济思想的发展方向和实践路径,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发展经验和思想财富。

  1921年至1949年新民主主义时期的经济思想

  新民主主义经济思想形成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这一时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革命,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权的时期,经济思想的演变因而与革命斗争形势紧密相关,并随着革命形势变化而不断调整与发展。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在“一大”会议上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经济纲领,主张“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鲜明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无产阶级政党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百年经济思想的逻辑出发点。

  1927年,中国共产党走上了武装革命和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之路,什么样的经济思想与政策才能够有效动员和发动群众呢?毛泽东根据实际情况提出了依靠贫、雇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农民土地所有制,保护中小工商业者的土地革命路线,并制定了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抽肥补瘦的土地政策,极大激发了农民的革命积极性。这成为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农村经济理论的基础,此后只是根据形势变化进行适当调整,如抗战爆发后调整为“一方面减租减息、一方面交租交息的土地政策”,取代先前没收土地和消灭地主阶级的政策,以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将其总结为“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允许富农经济,实现“耕者有其田”农民个体所有制。1947年全面内战时期,毛泽东更加重视平均地权,并将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列为新民主主义三大经济纲领之一。

  1949年3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提出了新民主主义经济形态的构成,“国营经济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合作社经济是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加上私人资本主义,加上个体经济,加上国家和私人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并认为这五种成分是“人民共和国的几种主要的经济成分”。此时对资本主义经济的态度已产生根本性的转变,主张限制资本主义经济,并重提孙中山“节制资本”的口号。另外,七届二中全会还提出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四面八方”基本政策,即“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指明了我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在党的整个经济思想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重大转折意义。

  1949年至1978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初期的经济思想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最初设想新民主主义社会经历至少十到十五年,然后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1953年6月,毛泽东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一化三改”),在逐步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同时,通过合作化运动将个体小农经济转变为社会主义集体经济,通过自愿互利原则引导个体手工业走合作化道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利用、限制和改造,逐步把生产资料资本主义所有制改造成社会主义公有制。至1956年年底,我国实现了生产资料私有制转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改造,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新民主主义社会实际仅存四年便告终结。

  中国共产党建立计划经济体制后开始系统学习苏联经验。1954年,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正式出版,1955年被翻译引入我国,掀起了学习政治经济学的热潮,促进了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在苏联经验基础上提出了对中国长远发展有重要影响的经济思想:一是社会主义价值规律的重要性;二是国民经济综合平衡思想;三是建设适合中国国情的经济体制的思想。1956年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讨论了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的关系、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国家生产单位和生产者个人的关系、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等,提出了不同于苏联优先发展重工业、单纯追求速度的经济发展方式的思想,强调部门之间、地区之间协调发展和统筹兼顾各方面利益关系。这是中国共产党探索适合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开始,试图开辟一条不同于苏联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

  1979年至1992年改革开放初期的经济思想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中国共产党工作重点转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进行了一系列的理论和实践探索,从而逐步形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丰富的经济转轨思想。

  第一,形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1987年10月,党的十三大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党在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概括而言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初级阶段理论的经济思想主要是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继续推进围绕转变企业经营机制的配套改革,大力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加快建立和培育社会主义市场体系,建立“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运行机制,逐步建立起有计划商品经济新体制的基本框架,并设计了“三步走”战略,到21世纪中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的重大发展,为落后国家跨越“卡夫丁峡谷”提供了实践经验与思想借鉴。

  第二,关于计划与市场关系日渐明晰,最终形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想。1979年11月,邓小平提出要在保持计划经济为主的条件下结合市场经济,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1982年,党的十二大确立了“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指导思想。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1987年,党的十三大提出“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经济运行机制,并提出建立和培育社会主义市场体系,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1989年,中国共产党提出了“计划经济和市场调节有机结合”。1992年,邓小平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1992年党的十四大报告明确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而初步实现了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想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为中国的经济建设扫除了理论障碍,也为下一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实践经验。

  第三,丰富的经济转轨思想。1979年到1992年,是中国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形成了丰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转轨思想与实践。一是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统分结合,双层经营,将集体统一经营与个人激励有效集合,极大地刺激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二是企业改革思想。1979年,中国共产党以国营企业为改革切入点,沿着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思路,逐步扩大企业自主权,先后采取承包制、租赁制等形式,通过变更企业经营形式推动经济改革,搞活经济。三是双轨制价格思想。中国共产党允许计划价格与计划外(市场)价格两种体制并存,允许国营企业完成生产任务后多出产品按市场价格交易,收益属企业,以刺激企业生产积极性。随着市场价格份额逐渐壮大,计划价格部分份额逐渐减少,最终完成价格改革。与“休克疗法”相比,双轨制价格在实践上极富特色,采用“调”“放”结合,以“放”为主,逐步放开计划体制下的价格管制,实行市场化的价格机制,促进市场化改革。四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构成的思想。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发展,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经济成分的认识不断深入。党的十二大报告强调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的、有益的补充”。十二届三中全会明确将“坚持多种经济形式和经营方式的共同发展”作为长期方针。

  1993年至2012年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思想

  党的十四大明确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明确了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划分政府与市场的功能边界,就成为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党的十四大提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到党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虽然表述稍有差异,但均强调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面,以江泽民为主要代表的党中央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经济建设,先后提出了基本经济制度理论、收入分配理论、新型工业化理论、新“三步走”发展战略以及“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开放战略。进入21世纪后,以胡锦涛为代表的党中央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实现社会与经济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经济“包容性增长”、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保障和改善民生、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系等重要经济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一脉相承,与时俱进,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持续高增长,中国经济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内与国际环境已发生显著变化。2012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领导集体在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2017年,党的十九大对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两步走”的战略安排。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一系列经济思想与政策。

  第一,中国经济新常态。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新常态”思想。我国正处在“三期叠加”的特殊阶段,经济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我国今后一个时期要在适应、把握新常态的条件下,扩大内需、调整结构、优化分工,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第二,新发展理念(五大发展理念)。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从“大势”“全局”出发,解决发展中不充分不平衡问题,推动我国经济由求“量”向求“质”转变。新发展理念为新时代拓宽了经济发展渠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解决经济发展动力不足及发展不平衡、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向。

  第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随着经济新常态出现,我国必须转变传统的“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经济增长方式,打破长期以来形成的供给需求“低水平均衡陷阱”,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决策,按照“三去一降一补”发展策略和“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要求,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第四,高质量发展。2017年,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中国共产党对新时代我国经济历史方位和基本特征的重大判断。高质量发展是基于我国经济发展新时代、新变化、新要求,对经济发展的价值取向、原则遵循、目标追求进行重大调整,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的高度聚合。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全党要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

  第五,“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世界经济形势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4月就明确提出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构建新发展格局作出全面部署。新发展格局的提出,既有助于适应疫情冲击影响下国内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也是中国共产党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大战略决策,对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第六,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一带一路”倡议。面对世界经济的发展难题和治理困境以及中国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需求,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发展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治理贡献了中国方案。2013年,习近平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加强国际间的经济合作,促进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与各国分享中国发展机遇。

  百年来党的经济思想演变的经验与启示

  第一,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这既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的最突出特点,也是其具有鲜活生命力的强有力保证。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思想,自创立之始便来自马克思主义。此后,中国共产党根据不同时期的实践,既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则与方法,又符合革命和经济实际的需要,在实践中淬炼成了合乎理论与实践逻辑的经济理论与思想。因此,中国共产党百年来的经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优秀成果。从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发展轨迹看,其不拘泥于某种思想或理论,而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既熟稔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则与方法,又深刻把握基本国情,从而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的最优结合,摸索与创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从而保证了中国革命与建设的顺利发展。

  第二,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不断发展、丰富与完善的强有力后盾。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其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复兴实践中形成的,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思想,只是党领导的一个方面。历史和实践已经证明,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提出的新民主主义经济理论,还是过渡时期的社会主义改造思想以及计划经济、体制转轨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的思想,都离不开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强有力领导下,不同时期的经济思想均得到实践检验,不断完善,不仅赢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顺利实现向社会主义过渡,也快速推进了社会主义建设,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这一切成就的获得,无不与正确的经济思想与政策直接相关,更与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息息相关。因此,坚持党的领导,是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根本保证,更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不断发展、丰富与完善的强有力后盾。

  第三,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渐进调整,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长期正确的保证。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以现实问题为导向,是直接针对现实问题提出的思想与政策的概括性总结。中国共产党坚持从实际出发,针对不同历史时期的矛盾性质差异以及所要完成主要任务的差异,提出了不同的经济思想与政策,用于解决当时的问题。因此,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具有明显的阶段性与差异性,这正是现实的反映与写照。一般而言,经济思想与政策总是存在左右两种极端倾向,但是中国共产党排除了极端倾向,兼容并蓄,渐进调整,逐步推进,从而降低或避免政策变化过大导致的风险,保证经济思想的长期正确性。

  第四,始终解放思想,吸收一切有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人类优秀思想文化,逐步建立一个开放包容的思想市场,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发展的基石与方向。纵观党的经济思想的百年历程可知,解放思想是经济思想发展的前提,也是经济思想发展的保证。任何一种新的思想或理论的出现,都是对已有理论的突破与创新,每一次解放思想都带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新发展。正是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对中外经济思想兼容并蓄,我们才能构建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经济学派,才能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提供正确的思想借鉴与实践指导,才能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作者为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