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高通胀“炙烤”美国经济

  在美国新冠疫情延绵持续、俄乌冲突地缘政治恶化悬而未决的背景下,美国通胀持续“爆表”、美联储激进加息,正在导致美国经济下行超出预期。最新数据显示,美国6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9.1%,再创40年来新高。与此同时,7月28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2022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GDP下滑0.9%,为美国经济连续第二个季度萎缩。根据市场普遍认可的定义,实际GDP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可以认为美国经济已经陷入技术性衰退。

  持续攀升的通胀数据不仅让美国民众苦不堪言,更是让美国决策者的判断力和公信力惨遭“打脸”。面对通胀上升的迹象,去年较长一段时间内,美联储始终坚持“通胀暂时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甚至数次公开力撑该观点,直到去年底才不得不改变“口风”。无独有偶。去年12月,美国总统拜登甚至还宣称7%的通胀“已经到顶”,但如今美国通胀数据已经破9%,拜登所谓的“通胀见顶论”不攻自破。从某种程度上看,美国决策者已经错失了应对通胀的最佳时机,距离今年内将通胀控制在2%范围内的政策目标已经很远。

  目前,美国通胀正居于40年来的高位,通胀高企的程度远远高于美联储2%的政策目标。为了遏制通胀上行,美联储正在激进紧缩的道路上“驰骋”。在3月加息25个基点、5月大幅加息50个基点之后,6月和7月再度大幅加息75个基点。虽然美联储采取了“亡羊补牢”式的激进加息策略,但该策略对遏制通胀水平的成效存疑。

  其一,美国当前通胀如此之高,与美联储超级货币宽松以及数轮大额财政刺激计划存在关联。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推出大规模财政政策和超宽松货币政策“组合拳”,把利率降至接近于零,带来美元流动性大“放水”。巨额的刺激计划,包括“直升机撒钱”向民众直接派发现金的方式,刺激了被压抑的需求。在经济尚未恢复的情况下,美联储激进加息治标不治本,反而加剧了通胀风险。其二,从供给端来看,供应链危机导致货物海运等成本上升,地缘政治冲突导致能源和食品供给受到冲击,价格大幅上涨。这些因素也并非美联储激进加息所能解决的。其三,贸易保护主义、高关税壁垒也成为推高美国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美国全美零售联合会称,结束贸易战是抑制美国通胀最直接、最有效的做法。举例来说,一旦取消特朗普任期内对华商品加征的关税,可使美国物价下降1.3%。

  虽然拜登政府还在努力寻找美国通胀见顶的证据,但短期来看,美国通胀难以快速回落,且存在长期“脱锚”的风险。美国面临的是一个全面性、非暂时性的通胀,全面性体现在能源、食品、服务、房地产等领域价格大幅飙升;非暂时性则与地缘政治冲突等不确定性事件密切相关。另外,随着美联储激进加息,美国经济陷入实质性衰退的可能性不断加大。

  在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上,鲍威尔再度为美国经济“站台”。鲍威尔否认美国经济衰退,强调下次加息幅度取决于数据。鲍威尔认为,美国还没有出现经济衰退,但“软着陆”的可能性明显缩小,GDP数据有大幅修正的趋势。但事实上,从近期公布的数据来看,美国部分经济指标已出现放缓甚至衰退迹象,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高通胀压制居民消费、房地产市场降温以及制造业活动明显放缓。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50,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因此,二季度消费对于GDP的拉动作用将明显减弱,若未来失业率开始上升,消费可能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项。在此背景之下,美国长债利率从3.0%以上的高位显著下行,美股近期也反弹遇阻。如果美国经济第三季度再次出现负增长而且内需继续走弱,则美国经济将陷入全面衰退。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