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宏观CURRENT AFFAIRS
宏观 / 正文
28.33万亿元!前三季度外贸表现亮眼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持续恢复发展,外贸进出口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韧性较足、稳中提质。据海关统计,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8.3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7%。其中,出口15.55万亿元,增长22.7%;进口12.78万亿元,增长22.6%。与2019年同期相比,我国外贸进出口、出口、进口分别增长23.4%、24.5%和22%。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10月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的来看,今年以来我国外贸量稳质升的基础进一步巩固,同时也要看到,全球疫情起伏不定,世界经济艰难复苏,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海关将统筹推进口岸疫情防控和促进外贸稳增长,强化监管优化服务,加快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口岸营商环境,助推外贸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开放。 

  多因素支撑我国外贸增长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韧性较足、稳中提质。”李魁文表示,当前支撑我国外贸增长的因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国内经济持续恢复发展,为外贸持续增长奠定坚实基础。今年前8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等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了较快增长。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国内生产和消费需求稳健为外贸增长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二是全球经济和贸易有所回暖,国际市场需求增加利好我国出口。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为5.9%,世界贸易组织预测今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增长10.8%。前三季度,我国对美国、欧盟、非洲出口增速均超过20%,对拉丁美洲出口增速超过了40%。 

  三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成为推高进口值的重要因素。截至10月中旬,反映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路透CRB指数相比去年底累计上涨超过40%,相比去年的最低点涨幅超过130%。今年前三季度,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我国进口价格同比上涨了11.3%,其中,铁矿砂、原油、铜等商品进口均价的涨幅均超过30%。 

  四是我国外贸稳增长政策效果持续显现。今年以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外贸稳增长的政策措施,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进一步深化跨境贸易便利化改革,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贸易投资便利化改革创新等。这一系列稳外贸政策效果的释放,不仅提振了企业信心,助推对外贸易跑出“加速度”,也为打造我国对外开放新优势注入了强大活力。 

  谈及未来进出口走势,李魁文认为,总的来看,当前影响外贸发展的有利和不利因素都比较多。一方面,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外贸量稳质升的发展态势有较好支撑。另一方面,全球疫情起伏不定,世界经济艰难复苏,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从海关数据看,今年一、二、三季度我国进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29.7%、25.2%和15.2%,呈现逐步回落态势。考虑到2020年外贸高基数的影响,今年四季度进出口增速可能有所回落,但我国外贸总体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全年仍然有望实现较快增长。 

  外贸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在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的同时,外贸高质量发展也取得了新成效。 

  李魁文介绍称,前三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规模逐季提升,分季度进出口分别达到了8.51万亿、9.59万亿和10.23万亿元。我国外贸表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处于领先,也体现在国际市场份额有所提升。根据最新数据测算,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出口、出口和进口的国际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3.2%、14.5%、12%,同比分别提升了0.8、0.9和0.8个百分点。我国继续保持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地位。 

  其次,高水平开放平台作用增强。前三季度,我国综合保税区进出口4.08万亿元,增长26.3%,高出整体增速3.6个百分点;自贸试验区进出口4.67万亿元,增长27.6%;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金额355.4亿元,增长120.8%。 

  再次,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今年以来,我国促进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健康持续创新发展政策措施落地见效。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增长20.1%,市场采购出口增长37.7%。 

  此外,出口增长动能较足。前三季度,我国中间产品出口增长29.2%,拉动出口增长13.2个百分点,有力支撑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顺畅运转。同期,机电产品出口增长23%,占出口的比重提升了0.1个百分点。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比如玩具、家具、箱包分别增长了34.6%、27.9%和25.7%。 

  中西部地区外贸增速快于整体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中西部地区进出口4.95万亿元,增长27.2%,高出同期全国外贸增速4.5个百分点,占同期全国进出口的17.5%,提升了0.6个百分点。其中,河南、湖北等省份进出口增速超过了3成。 

  谈及拉动中西部地区外贸增长的主要因素,李魁文表示,一是民营企业为推动中西部地区外贸增长的主要力量。前三季度,中西部地区民营企业进出口2.5万亿元,增长35%,高出中西部地区进出口整体增速7.8个百分点,占中西部进出口比重提升2.9个百分点,达到了50.5%,对同期中西部地区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61.1%。 

  二是电子设备制造业支撑作用突出。前三季度,中西部地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进出口2.01万亿元,增长了25%,占同期中西部地区进出口总值的40.6%,对中西部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38%。 

  三是中欧班列助力中西部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据国铁集团最新数据,前三季度中欧班列累计开行1.13万列、发送109.3万标箱,分别增加29%、37%。前三季度,中西部地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1.56万亿元,增长21.8%,占同期我国对沿线国家进出口总值的18.8%;其中,以铁路运输方式对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21.8%。 

  四是中西部高水平开放平台拉动作用明显。前三季度,中西部地区综合保税区进出口1.82万亿元,增长31.9%,对中西部地区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41.5%。其中,全国进出口值前10的综合保税区中,中西部地区占据了5席。

责任编辑:余嘉欣